当前位置:PCGDNF专区 > 超九成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价值观

超九成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价值观

  超九成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价值观 87.2%受访者认为应加强对网络主播的监管

  超九成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价值观 87.2%受访者认为应加强对网络主播的监管

  近日,山东省聊城市一名男子因涉嫌在网络游戏直播中诈骗未成年人,被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。新华社供图

  网络直播App已经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重要平台。疫情期间,人们居家时间变长,直播因此进一步深入到他们的生活中。不过直播行业也一直存在各种乱象。近日,国家网信办、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等8部门开展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。

  上周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(wenjuan.com),对2007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73.7%的受访者遇到过网络主播言行不当的情况,87.2%的受访者认为需要加强对网络主播的监管,94.8%的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的价值观。

  受访者中,00后占6.9%,90后占40.7%,80后占40.3%,70后占9.3%,60后占2.3%,其他占0.5%。

  73.7%受访者遇到过网络主播言行不当的情况

  乔婷(化名)在河南从事新媒体工作,去年年底开始在工作之余做自己的视频类账号,主打美食方向。乔婷会关注其他主播的账号,看他们发布的内容。“有些主播为了博取眼球、吸引流量,会故意制造一些无聊的话题或噱头。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内容,会直接屏蔽”。

  在北京工作的李晶觉得,直播平台上不乏一些有趣的、有科普价值的内容,但也有很多炒作的东西。“我就很不喜欢那种卖惨求关注的,这种主播利用大家的同情心赚取流量和收益,很不道德”。

  调查显示,84.1%的受访者喜欢看网络主播的节目,73.7%受访者称遇到过网络主播言行不当的情况。

  “如果我看直播时,不小心刷到这类内容,就会关掉或标记为‘不感兴趣’,希望系统不再推荐。但是,这种内容数量不少,经常取关一个,过两天又会看到类似的。”李晶说。

  在北京某企业做运营工作的梁文(化名)很喜欢玩热门的手游,她关注了一些直播平台上的游戏主播。梁文回忆,她曾取关了一名主播,主要是因为言语不当。“主播在打游戏的过程中,情绪很激动,看到直播间里有人说他策略不对,他就指责队友,还骂人。好好的直播,被弄得戾气很重”。

  调查显示,遇到网络主播言行不当的情况时,60.6%的受访者会拉黑该主播或取消关注,46.6%的受访者会公开评论,指出问题,45.9%的受访者会向平台方举报该主播,还有18.2%的受访者会不予理会。

  “抗击疫情的这段时间,孩子们上课需要在网上进行,他们中许多人会被网络直播吸引。”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、副教授朱巍分析,网络直播本身是一个综合性的平台,但是在面对未成年人时,有些平台没有落实好主体责任。“比如烟酒、保健品、网络游戏等广告,是不应该向未成年人推介的,但是在网络直播中,还存在这种现象”。

  朱巍指出,直播平台上还存在内容方面的问题,比如低俗、软色情、炫富、卖假货等。“一些主播打着瑜伽、健身的旗号,实则在进行低俗表演。这些内容会对青少年身心健康产生不良影响”。

  94.8%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价值观

  李晶觉得,需要做好对网络主播的价值引导,“喜欢玩直播平台的人中,不少是青少年,他们的价值观很容易被所接触到的内容影响。有的主播会传递‘一夜暴富’‘读书无用’这种价值观,对青少年的影响很不好”。

  “之前我看到新闻报道,有的小朋友打赏网络直播,花光了父母的血汗钱,这样的情况必须要治理。”梁文说,虽然她能够理解主播需要通过用户打赏获得流量和收入,但是主播应该取财有道,行为要符合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。另外,平台要约束未成年人打赏主播。

  “有些直播平台上,好的内容和作品得不到推荐,打擦边球的东西倒是传播得挺广。” 乔婷觉得,如果任由价值观扭曲的主播在平台上博取眼球,会形成一种不好的导向。

  调查显示,94.8%的受访者认为主播有责任传递正确的价值观,87.2%的受访者认为需要加强对网络主播的监管。

  李晶认为,网络直播平台应该尽到责任,加强对直播内容的监管,不能一味追求流量,不顾内容质量。

  此次国家网信办、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等8部门开展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,将探索实施网络直播分级分类规范,网络直播打赏、网络直播带货管理规则,形成激励正能量内容供给的网络主播评价体系,严厉打击违法违规直播行为,严肃追究相关直播平台责任。

  对于治理网络直播乱象,78.9%的受访者建议直播平台加强对内容的审核,64.5%的受访者建议提高主播行业的注册门槛,63.0%的受访者期待对正能量的内容加强推荐宣传,48.8%的受访者希望对言行不当的主播加大处罚力度。

  “平台应该落实实名登记,确保未成年人在使用这些平台时,进入到青少年模式中。”朱巍认为,青少年模式中不仅要有对内容的监管,还应该有对各类广告的监管。“有些青少年看直播以前不玩网络游戏,受到游戏直播的影响,满脑子都是游戏,影响正常的学习和生活。对这种情况,应该多注意、加强管理”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孙山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